<ruby id="vvv5t"><b id="vvv5t"><thead id="vvv5t"></thead></b></ruby>
      <p id="vvv5t"></p><pre id="vvv5t"><ruby id="vvv5t"></ruby></pre><pre id="vvv5t"></pre>
      優奇美
      優奇美
          4001-537-518
      購物車

      李漁聊醉蟹 | 一切對螃蟹的煎炒烹炸都是耍流氓

      時間:2016-10-25 | 來源:悅食中國

      1651年,40歲的李漁科舉失利,仕途坎坷,面對風雨飄搖的明王朝,心灰意冷的他選擇了人生中的第二次歸隱,離開南京到杭州隱居,開始了人生后30年悠哉悠哉的“慢生活”,此一隱至終老。


      若是當時有微博,把李漁的生活方式曬出來,想必也有百萬的粉絲量級。他把泉水用竹片引到灶前美其名曰“來泉灶”,把果樹種在屋檐下美其名曰“打果軒”,還把家里的窗戶做成畫軸的樣子,正對著西湖,恰似一幅西湖風景畫,好不生動。


      然而,杭州于“蟹仙”李漁而言,不只是怡情養性之地,更是“生命系于一蟹”的所在。

      明清時期蟹稀價貴,只有權貴巨富才吃得起。李漁恨自己“未嘗于有螃蟹無監州處作郡,出俸錢以供大嚼,僅以慳囊易汝”,因此覺得愧對螃蟹。更恨的是,自己一頓可吃二三十只蟹,這種吃法也蠻費錢,李漁想出自己的招數:“每歲于蟹未出之時,則儲錢以待。家人笑予以蟹為命,呼其錢為‘買命錢’?!边@種執著與熱愛,跟現在的女白領們攢幾個月工資買奢侈品包包的精神簡直有一拼。無以復加的他還專門在家中養了一位丫鬟專門操持這一切,是為“蟹奴”——真正的蟹奴怕是笠翁自己。他夸贊螃蟹“鮮而肥,甘而膩,白似玉而黃似金”,是色香味三者的極致,“更無一物可以上之”。

      對于吃蟹的方法,他追求自然和“原味”。其時江南人烹蟹方法甚多,有煮、蒸、煎、炸、炒、腌等方法,還有直接生吃的。李漁認為:“蒸而熟之,才能不失真味?!彼麍猿终J為螃蟹屬于“世間好味,利在孤行”,一切煎炒烹炸都是耍流氓。

      李漁也有自己的七寸——非蟹季又當如何一餐不可無蟹?莫要低估一個“蟹仙”的力量?!靶非铩比杖诊桏研费缰畷r,李漁不忘居安思危,“命家人滌甕釀酒,以備糟之醉之之用。糟名‘蟹糟’,酒名‘蟹釀’,甕名‘蟹甕’?!崩顫O的糟蟹用生蟹制作,更接近于現今的醉蟹。


      糟貨乃中國美食一絕,《晉書》中寫,“公不見肉糟淹更堪久邪”,意為糟過的東西保存更久,可以跨季享受。如何糟蟹呢?元朝的《居家必用事類全集》里有一首《糟蟹法歌》,“三十團臍不用尖,糟鹽十二五斤鮮。好醋半升并半酒,可飡七日到明年?!本唧w做來大概如此:洗凈團臍的雌蟹并完全晾干;罐底鋪糟,放入適量雌蟹,再鋪糟,再放蟹,層層疊加,將滿時,加半斤鹽、半碗酒、半碗醋后封罐口。七日便可享用,吃到第二年也不會壞。若夾進尖臍雄蟹,會導致口感偏沙。

      花甲之年后,李漁的經濟狀況急轉直下。他供養的喬、王二姬先后離世,支撐富足生活的家庭戲班瓦解,李漁不得不舉貸度日,健康亦每況愈下。

      67歲生日那天,李漁久病初愈,家中無花無酒,只有債主叫囂于門外。所幸,太湖太守胡子懷邀請他前往吳興游玩,恰逢螃蟹上市,李漁得以“自客苕溪終日蟹”,大飽口福,文思泉涌大聲疾呼:“蟹乎蟹乎吾愛,欲買無錢空目睹。焉得人人何使君,俾爾日在腹中歌且舞?!?/span>

      但好景不長,不久李漁再次病倒。1680年,69歲的李漁在貧病交加中泯然于世。67歲大壽那數場浩浩蕩蕩的蟹宴,或許是他晚年記憶里難得的爛漫與快意吧。李漁之后,世間再無“蟹仙”。


      網友評論 | 跟帖管理

      0個評論   0人參與

      一鍵登錄:

      最熱評論

      国产精品午夜福利,2021国产精品福利,国产精品 欧美_播放